产品订购热线: 139-1537-5052
联 系 我 们
电话:+86 139-1537-5052
传真:+86 0510-87431192
邮箱:476775883@qq.com
邮编:214221
地址:中国江苏宜兴市丁蜀镇川埠工业园
当前位置: 琉璃瓦 > 行业新闻 > 老人们守望的琉璃乡关

老人们守望的琉璃乡关

来源:琉璃瓦 www.yxllwa.com    发表时间:11-04

    老人拿了一把锄头,穿过绿色琉璃瓦屋顶的院落,刨着自栽的紫薯,秋天的枯藤残枝掩藏着果实。这里曾经是清代通往妙峰山古香道上的最大茶棚——万缘同善茶棚的车马院,如今已经被开垦成了庄稼地。老人和他的5只狗,依然坚守在京西门头沟的琉璃渠村,坚守着掌握烧造琉璃瓦秘诀,受五品顶戴赵姓皇商的家庙。
    这位守庙老人,名叫张培勤,其夫人赵达广,正是这位赵姓皇商的后人。二人均已年近古稀。这座清朝乾隆年间搭建的茶棚依然完整。张培勤指着屋顶的那些绿琉璃瓦说,“当年,修筑颐和园剩下的材料,我们家就地取材建了这座茶棚,按规制,屋顶琉璃瓦不能饰以黄色,所以,你们看到的就尽是绿色了。”
    旧时,每年农历四月初一,妙峰山都有大庙会,大批香客赶来进香。那位赵姓皇商为了方便香客来往,就在琉璃渠村东南搭建了这座万缘同善茶棚,向香客免费提供茶水和粥食。
    1985年,门头沟区政府将其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万缘同善茶棚成了妙峰山保存最为完整的茶棚。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加上年久失修,现在,除了琉璃瓦依然光亮,见证着皇家御用建筑琉璃制造的品质,其它地方都有些破败了。
    说到皇家御用,从元代开始,琉璃渠村就以使用高品质页岩石料加工烧制釉色艳丽的琉璃制品而闻名,封建朝廷也在此特设琉璃局。清朝乾隆年间,北京琉璃厂迁至此地,并为琉璃局修渠引水,工部琉璃窑的管理机构也设在此处,村子也因此得名琉璃渠。故宫、皇陵等皇家建筑的琉璃饰件,基本上都由琉璃渠窑烧制,甚至南京中山陵和建于1916年的协和医院楼顶上的绿琉璃瓦,据说也都来自于此地。
    对于这些,张培勤如数家珍。由于琉璃渠琉璃瓦烧制技艺一直按照清朝工部的规制进行烧造,沿袭了中国标准的官式做法,也因此被视为传统琉璃瓦的正宗。
    张培勤认为自家琉璃制品所具有的品质今后再无人超越了,现在琉璃瓦的质量已大不如前。
    即便如此,琉璃渠作为北京最大的琉璃品生产基地,还是继续前进着。门头沟区有3家企业“复制”当年烧制琉璃制品的规程和标准,力求“古树新花。”
    由于制作琉璃瓦要掌握抠、铲、捏、画、烧、装、挂、配、看、返十字诀,同时还要掌握绘画、雕塑、用色、火候等几十道工序,所以相关技艺已被列入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北京琉璃渠古建瓦厂厂长杨宝坡刚刚签署了一份合同——他们厂成为了2014年APEC会议举办场地北京怀柔雁栖湖一处琉璃瓦建筑的供货方。杨宝坡将村里的部分手艺人召集在一起,有活大家都来干,闲时村民则自由安排。
    杨宝坡认为琉璃瓦仍然比较小众,并不为很多人熟知,工程期与普通窑厂工程建设一样,都具有季节性的特点,但不管如何,琉璃窑火不会熄。
    杨宝坡自营古建瓦厂20多年,之所以能够扎根琉璃渠,只因当地拥有独特的黑坩子土资源。
    元代以前,琉璃瓦多用陶泥黏土、胶泥土制坯,颜色发红,坯胎粗松,但改为坩子土后,烧出的颜色则为月白、质地紧密,釉色艳丽,这从根本上改变了琉璃瓦的质地。坩子土还具有一定的黏性与伸缩性,因为成分里含有铝。
    如今,门头沟区的琉璃瓦产业却面临着原材料供应不足的问题,一些开采黑坩子土的小矿已经关停,与此同时,“采土”所受的局限也逐渐加大。
    杨宝坡所经营的这座古建瓦厂,因为还有几万吨黑坩子土库存,才不至于“手忙脚乱”。对于未来的发展,杨宝坡强调生产成本一直降不下来,一个企业培养好的琉璃瓦手艺人,至少需要10年甚至20年时间,耗费成本是相当大的。所以,就算是琉璃瓦生产的淡季,我们也要照顾好这批人,照常发放工资,这样才不至于人才流失。至于利润,杨宝坡笑称不敢想,“我们要先保持企业能够正常运转再说。”
    面对古建瓦厂工人年龄大多在30岁甚至40岁以上,杨宝坡叹了口气说,“年轻人没有愿意干这个行业,守在1000多度的炉子前,他们觉得太苦。”
    此时,张培勤拉住杨宝坡,准备让朋友在工厂内给他们拍一张合影,但来来回回的运煤大卡车打断了他们的计划。
    如今,由于传统的琉璃瓦工艺品生产均是采用烧煤的“八卦炉”,不可避免带来环境污染。近些年,在有关部门的推动下,不少地区的琉璃瓦工艺品生产企业都改用电炉,但这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杨宝坡在思考,自营的传统厂子,如何跟上时代,才不会被更新换代的浪潮所“淹没”。
    张培勤提议大家一起去“登高”,到琉璃渠村后的至高处,俯瞰这里的民居——它们依山而建,西高东低,阳光下,五彩的琉璃瓦构件光波流转。全长1.3公里的古街虽没有尽收眼底,但人们仍不难想象旧时沿街店铺林立的繁华场景。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位于琉璃瓦厂宅院东南部的琉璃窑址,却已不复存在。那些四眼窑、六眼窑,工艺古老,就连高3米,长2.4米,1956年之前还有的五六个胚窑遗址,5个釉窑的“车棚窑”,也在修建铁路时全部拆毁了。
    对自家这座万缘同善茶棚的命运,张培勤最为挂心。他曾多次去找有关部门拨款修缮,但都没有落实。照此下去,这座浓缩着琉璃瓦窑厂历史、也是研究民俗重要资料的实物建筑,或许也会很快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