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订购热线: 139-1537-5052
联 系 我 们
电话:+86 139-1537-5052
传真:+86 0510-87431192
邮箱:476775883@qq.com
邮编:214221
地址:中国江苏宜兴市丁蜀镇川埠工业园
当前位置: 琉璃瓦 > 行业新闻 > 琉璃瓦:齐吉祥博古通今的讲解员

琉璃瓦:齐吉祥博古通今的讲解员

来源:琉璃瓦 www.yxllwa.com    发表时间:11-24

 参观故宫博物院,很多人都是冲着“故宫”两个字去的,而后面的“博物院”三个字却被忽略了。比如问您:皇帝一般在哪儿上朝?多数人会根据电视剧说是太和殿。可其实太和殿一年只开三四次而已,大臣上朝是在太和门,站在院子里“开会”。

再问,故宫的琉璃瓦有几种颜色?太子寝宫的琉璃瓦什么颜色?文渊阁的琉璃瓦为什么是黑色的……

如果您进入故宫前,凑巧租了一个语音导览器,不管是鞠萍姐姐版本的,还是王刚老师版本的,上面这些问题都可以轻易找到答案,而这两个版本的内容,都出自同一人之手:国家博物馆的讲解员齐吉祥。

当然,这只是他退休后干的若干件事中的一件。从19岁离开高考考场,成为中国历史博物馆(后与中国革命博物馆合并为国家博物馆)的第一代讲解员,到如今继续辅导和教育新一代讲解员,齐吉祥可不仅仅是“动动嘴皮子”。他师从文史学者,读遍行业典籍,甚至亲自出书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是个名副其实的文史专家。

沉默的文物往往背负着一个时代或繁或简的诉说,讲解员便是文物和观众之间的桥梁。“我们要用自己的学识去激活文物,让观众看到、了解和懂得那个时代的故事,就像泡一壶茶。”说这话时,齐吉祥拿出自己珍藏的腊梅花茶,分别投进三个盖碗,不一会儿现出褐色的茶汤,香气随后升起。

触摸一段历史,可以观察其中的文物。这次,齐老翻箱倒柜,和我们一起阅读了他的“文物”。

高材生半路“出家”

与齐吉祥对话很舒服。他口齿清晰,语气变化很恰当。“我小时候喜欢诗朗诵,当着全班甚至全校的面,一点不犯怵。”古稀之年,齐吉祥回忆年少之时说,可能正是这个特长改变了他人生轨迹。

齐吉祥学习好是出了名的。高中二年级,全区物理统考,考试时间是90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当其他同学还在绞尽脑汁答题时,齐吉祥已经交卷了。

“我就去校园里唱歌。后来同学都生气,说正答题呢,我就去唱歌了,给他们多大的压力!”几十年后,说起当年的经历,齐老仍然眉飞色舞,一脸自豪。

批改回来的卷子不出意料,果然是满分。齐吉祥所在的11中是京城名校,有了优秀的学习成绩,考上一所著名大学自然不难。

转眼到了1959年,高三下半学期,开始“庄严”的高考报考了。齐吉祥郑重其事地填上了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二志愿报了南开大学。中午吃饭前,同学们还兴致勃勃地聊着报考的学校。齐吉祥说,那天的阳光特别温暖,前途好似一片光明。

可午饭后,班主任通知齐吉祥和另外三个同学下午去参观。“参观?这个时候了,哪有工夫参观?”四个人糊里糊涂地享受了一个悠闲的下午。那是与党史相关的内部陈列,一般人看不到。一进门没多远,就看到一个铁架子。低头一看:李大钊牺牲时的绞刑架。整个展览大多是实物,把一行四人带进了那个艰苦卓绝的年代,但是没有人讲解,只能图个新鲜。

“可为什么让我们来看这个呢?”回学校的车上,四人还在小声嘀咕着各种可能—当然,真正的谜底他们是猜不到的。

“那好吧!”改写了人生

中国少了一个科学家,多了一个讲解员,但两者的轻重无法衡量。齐吉祥的女儿如是评价父亲命运发生转折的那个下午。

班主任辅导报考的时间,同学们一个挨一个听老师的建议。“那个时代的高考报名,班主任与其说是建议,倒不如说是决定。”参观回来的齐吉祥也站在队伍里等待老师的“决定”。

“别说这个了,你先去办公室,校长要找你谈话。”班主任随手把齐吉祥的报考表放在了一旁。

“下午的展览怎么样?”到了办公室,校长问。

“挺震撼,也很激动,可是看不懂,没人给我们讲。”齐吉祥站在校长对面说道。

“给你一个做讲解员的机会,以后你来给全国观众讲,怎么样?你可以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

没有想象中的因循善诱,影响一生的决定,就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决定了—“那好吧!”这三个字最终改写了当时19岁的齐吉祥的人生。

“可能是因为我喜欢朗诵,口齿清晰,而且作文也好,又根正苗红,所以选中了我。那时候老师决定了一切,我没有什么可选择的余地。”齐吉祥说,现在看来,那天下午对讲解员一无所知:社会地位如何?待遇怎样?将来有什么发展……所有的问号都问向未来,悠远到令人不知所措。

原来,1959年,中国历史和革命博物馆相继建成。这两座博物馆坐落在天安门前,因此规格很高,不仅在展品上得到了全国各省级博物馆的大力支持,连建设时的专家团队也是绝无仅有的。但馆建完了,如何能把几千年的文化传播给全国观众?当时相关领导部门便给中央高层打报告:申请100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到两馆当讲解员。

1959年,我国高等教育并不发达,应届大学毕业生少之又少。再加上社会建设的需要,这个申请虽然合情,但在当时是无法实现的。于是只能批准40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另外60名由普通高中应届毕业生填补。这一发自中央的指令,其名额之一落在了齐吉祥身上,他由此成为了中国历史博物馆第一代讲解员。

上班第一天,没有参加高考的齐吉祥穿上了馆里发的工作服。至今他还记得,那是套黄色的咔叽布制服,“那是当时我最好的衣服了。”兴奋之余,齐吉祥在展柜的玻璃前照得格外仔细,从头到脚,不允许一点瑕疵。

那年高考后,同学们相互打电话问好。几乎所有人都考上了心目中理想的大学,而高材生齐吉祥站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岗位上。

讲解员齐吉祥的新生活,开始了。

一个茶杯讲出四个世界第一

今年9月1日,齐吉祥应邀参加某小学校的开学典礼。仪式上,齐吉祥先拿出了一个小板凳。“同学们,这就是当年我的桌椅。”看着台下小学生一脸狐疑,齐吉祥干脆亲自示范:“坐在板凳上,两条腿就是桌子。”

讲这故事时,齐吉祥依然坐在小椅子上。“我上学时桌椅要自己买。那时候家里穷,买不起。我的学习用具不好,所以从小就要勤奋刻苦,长大了才能出人头地。”

成为讲解员后,勤奋的品质帮了他大忙。

由于两馆是高标准建设和使用,因此对讲解员队伍的培训投入也很大,大多是大学老师直接辅导。齐吉祥的清史老师是中国人民大学的讲师,考古学家阎文儒是小组长,北大历史学家邓广铭是负责隋唐陈列的组长。此外,包括沈从文等一批知名文学家也全程指导这批特殊的学生写作,还要抽空带着他们去故宫学习参观……

“老师们严谨的治学态度,尤其是勤奋的精神激励着我。”齐吉祥把记者带到书房最里侧的一排排小抽屉前面,拉开,一张张小卡片整齐排列,书签上写着汉唐史、明清史等分类。卡片和抽屉都已经很陈旧,但主人好像并不打算舍弃。

“这些小卡片也是我的文物!”齐吉祥说,刚参加工作时,他住在东晓市,离单位不远。这一段路,他从来都是走着。“边走边看卡片,胡同里好多人都认识我。这些卡片陪我度过了早些年的时光,给了我很多知识。”

齐吉祥和同事们还经常加班看书:“在家里没有足够的条件,在单位有桌子,有书,有时候老师还在。我们要保证每月40个小时的阅读时间。所以刚参加工作那些日子,大脑的容量迅速扩充。”几十年下来,如今齐吉祥家就是一个大书房,仅他自己参与或编写的书,就足足占了书柜两层的地方。

一个讲解员而已,为什么要学到如此?

“讲解员不是背台词的,那样会让很多观众觉得很没有意思,他就再也不来博物馆了。”齐吉祥20年前在琉璃厂的一所小学校做讲座,服务生来送茶水时,他就势发挥:“从一个茶杯,如何讲出四个世界第一?”

台下一片议论。

“瓷器和茶我们都能想到,是世界第一。其他两项呢?”齐吉祥见无人应答,便揭开谜底:“其实我们的讲解就应该从日常生活出发。烧开水的是铁壶,我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生铁的国家;烧水需要用煤,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懂得用煤做燃料的国家!”

“文物是死的,讲解员是观众通向文物的桥梁。我们要用自己的知识去激活,观众才会主动探求文物背后的知识。”齐吉祥说,讲解员的知识积累,对于观众来说意义重大。“很多人不喜欢博物馆,因为没有一个好的讲解员去传播这些知识。博物馆里存放的是历史,我们不能对历史熟视无睹。”

经常接触全国上等的文物,齐吉祥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2001年,齐吉祥受邀去云南讲课。课余,司机带他去石林,路上说起自己的朋友有一件成化瓷器,另一个朋友想用宝马车换。开始两人都同意,但后来物主突然变卦了,“听人说成化瓷器不止一辆宝马!”

齐吉祥问司机是否见过,司机边看车边用右手离开方向盘比划了一下。未曾想这老爷子东西看都没看就说是假的,司机不吱声了。

毕竟路远难熬,司机还是开口说话了:“您想看古迹么?”

“想看,什么古迹?”

司机回答:“金刚宝座塔。”

“好啊,中间一个高的,四周四个小的?”齐吉祥一语又引起司机一惊:“怎么没看就知道了?”

这回齐吉祥亮了底牌:金刚宝座塔的样子都差不多。刚才您比划的成化瓷太大了,所谓成化无大器,那么大的肯定是假的!司机还是不服,坚持要把瓷器拿来看看。

到了晚上在讲武堂,“成化瓷器”到了。来者从车厢里拿出箱子,开了两层,齐吉祥拿着瓶底:“您这瓷器哪都不对,就是底款也不对。成化两个字的笔画不对。这六个字应该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写的。就跟今天咱们鉴定笔迹一样。比如你看谁的签名看惯了,你一看别人仿的就能看出来。”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儿。齐吉祥这把“钻”磨了一辈子。

从容对答尼克松

1976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到历史博物馆参观,齐吉祥负责讲解。全程的时间和节奏反复排练了多次,可还是出现了意外的互动。

刚讲完“北京人”,尼克松问:"北京人"的头盖骨到哪儿去了,为什么用复制品啊?”

齐吉祥回答:“1941年,"北京人"的头盖骨是在美国人手里被弄得下落不明的。”尼克松听了以后,尴尬地耸了耸肩。讲到原始社会,尼克松突然又问:“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到底是社会进步还是倒退?”

齐吉祥答:“当然是进步呀!”

“既然是进步,那为什么原始社会的时候人人平等,可进化到了奴隶社会怎么反倒有了阶级压迫呢?”在场陪同人员顿时又紧张起来,都看着这个年轻的讲解员。齐吉祥想了想,从容地说:“奴隶社会比原始社会有更高的生产力,这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两者不在一个比较层面上。”这一说法最终得到了尼克松的认可。

齐吉祥说:“这些问答是讲解词中不可能有的。一个光会背诵解说词的讲解员是不能胜任博物馆的要求的。”在他看来,讲解员有三个层次:背稿、讲述和因人施讲。

“比如司母戊鼎。在背稿的层次,只有三句话:是商代的,重875公斤,是商王祭祀他母亲用的。这是最基本的,讲述这个文物是什么。”齐吉祥说,接下来,便开始考验讲解员的综合素质了,即从不同层面对司母戊鼎进行讲述:这个司母戊鼎怎么铸造的,怎么发现的,上面的纹饰代表着什么,这个大鼎这么多年怎么保存的。“更细致的还可以说这个大鼎的耳朵是怎么回事,在河南发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这些都会让观众感兴趣。”

光会讲述还不够。“你不能对着谁都是这一套词吧?曾经有个讲解员对着一群知识分子问他们知不知道曹雪芹,这就很不得体了。”齐吉祥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接待方式,甚至地域不同都需要改变说法。

2003年,齐吉祥在厦门给中学老师讲宋代哥窑。哥窑是宋代名窑之一,表面会有开片,也称冰裂纹。中间休息,一名老师上讲台问:“什么是冰裂纹?”老师接着说:“在厦门见不到冰,所以冰裂纹很少有孩子见过。”

“这就是我的疏忽,没有想到那一点。”再开讲时,齐吉祥补充说道:“水稻地干了之后不浇水,地面会干裂。冰裂纹就像干裂纹。”

“所以讲解员是需要不断积累并发现自己不足,从而不断改进的。稍微犯懒,就是对观众不真诚和不负责任。”

以诚相待每一个过客

我们来访时,齐老家刚装修完。木地板因为水管漏水被泡糟了,必须得换。同样遭殃的还有楼下的住户,但这家长期没有人。“不知道您家被泡成了什么样子,如您赶回,请与我联系。”这张落款是齐吉祥的纸条被贴在了四楼住户的房门上。

“这么多年的讲解员生涯下来,培养了我对所有人的以诚相待。”齐吉祥说,他把自己的整个一生都交给了博物馆,既如此,便要对博物馆里的每一个过客真诚,“这也是对自己生命的尊重。”

几十年来,齐吉祥对每个观众都是同样的真诚。2001年的一个周末,刚下班的齐吉祥出博物馆大门准备回家。博物馆售票处一个河南口音的农民和工作人员在焦急地对话。“上前一打听,原来是要找其他部门的人。”齐吉祥当即表示,要找的人不在,如果需要传话,他乐意效劳。

可接下来,农民的话让齐吉祥大吃一惊:“我是吴沛文!”原来这就是发现司母戊鼎的人!齐吉祥拉着吴沛文东问西问,重新对司母戊鼎的发现过程等做了一个详细的了解。“如果我置之不理,也就不能发现司母戊鼎背后的故事。”

以深厚的学识讲解文物的意义,融入个人的真诚,越来越多的人和齐吉祥志同道合走到了一起。在我们来访当天,齐吉祥要帮一个年轻的讲解员改完一万字的讲解稿,此前十天,也接受了四次同样的任务。

正是这些热忱,感染了周围的同行,和普通观众。齐吉祥从书架最里侧抽出了一个文件夹,翻开,十几封书写工整的信明显发黄。“这都是二十几年甚至更久以前,观众写给我寄到博物馆的信。”

随便抽出来一封阅读:1987年,一对初中生朋友为了完成暑假作业,到历史博物馆找齐吉祥。年轻人在信里说,齐老热情接待了他们,还在食堂请他们吃了午饭,“有馒头,似乎还有土豆。”两人后来考上了大学,正是因为受了齐吉祥的感染,他们进了旅行社工作。信的最后,还留下了家庭电话,落款的称谓是“学生”。

“所有观众给我的信我都留着,但对这封格外有感情。我们的讲解员队伍又多了一个有志向的青年人,这对国家来说是好事!”一个70岁老人最大的愿望也不过如此。

刚参加工作时,齐吉祥讲司母戊鼎,只能讲基本的三句话,现在,齐吉祥做电视节目,一个长达45分钟的专题节目,都是关于司母戊鼎的故事,接近一万字。一个讲解员的光荣绽放,牵涉着一个国家历史的传承,齐吉祥这样评价他的工作:

没有小岗位,只有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