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订购热线: 139-1537-5052
联 系 我 们
电话:+86 139-1537-5052
传真:+86 0510-87431192
邮箱:476775883@qq.com
邮编:214221
地址:中国江苏宜兴市丁蜀镇川埠工业园
当前位置: 琉璃瓦 > 琉璃瓦图片 > 关注:人间 | 那些爱与恨,爷爷一生都没说出口

关注:人间 | 那些爱与恨,爷爷一生都没说出口

来源:琉璃瓦 www.yxllwa.com    发表时间:04-23

 

人间 | 那些爱与恨,爷爷一生都没说出口


 

 

人间 | 那些爱与恨,爷爷一生都没说出口


 

 

1

那段时间,镇上刘兽医来过不止一次了,他是个秃顶的中年人,背军绿的帆布包,用粗大的钢针,为脂肪肥厚的病猪打针。

屋子光线昏暗,顶上是桉树房梁,盖着的青瓦被柴烟灰熏得漆黑。刘兽医的手倒插腰上,皱着眉头,端详着那头瘫趴的猪,终于摇摇头,啧了一声,“不行了,宰了吧。”

爷爷递上一根五牛硬金,划燃火柴,给自己也点了一支,不再说什么。

杀猪,请了镇上卖肉的陈师傅,长尖刀背圆钝锈旧,刀刃却锋利闪光,那一刀极果决,抬起长刀,架个小弓步,往猪的胸前一捅,直插心脏,又迅速拔出,猪便立刻颓然倒地。

爷爷依然递上一根五牛,划火柴,又给自己点上——在整个川南丘陵地带,成都的金五牛、云南的软翡翠,是最流行的廉价香烟。

病死的猪肉,第二天被爷爷拿去自贡卖。早早起床,在竹编背篓里垫着张塑料薄膜,吃过早饭,带着我出了门。田湾深处浮着轻雾,银白的露水结在干草上。

那时的大巴车,顶上还驮着黑色的橡胶气囊。到了人多的一处铁道口,铺开彩虹条纹的油布,一条条红白相间的肉摆上去,爷爷不叫卖,只等人来问。有人说猪是病死的,爷爷否认,那态度,连我看着都不信。

到午后,肉卖完了,收拾东西到曾祖父的门卫室时,已经下午三点过。门卫室里有台巨大的挂钟,钟摆摇晃,发出滴答滴答的响。爷爷放下背篓,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抽烟,递了一支给曾祖父,丝毫没有敬意和拘谨,也不主动给他点。

吃饭没有呢,曾祖父笑着问。吃过了,爷爷一脸愁苦,不动声色地说。我一听,差点喊出来,我们根本没有吃饭,爷爷却并没有看我。

“你们这次下来是干啥子呢?”曾祖父的问话也有根据,爷爷从不单纯去探望他,至少表面不会。这个家里的人,大都是这个风格,一切不实际的做法都免掉,情感交流尤其是没有意义的。

“病了头猪,杀了拿点肉下来卖。”爷爷吸烟时,嘴唇打出吧嗒声。在远离闹市的破产鞋厂门卫室,两个老人的每一次吐纳,都显得无比悠长。

“猪死了卖不了钱,下一季估计要差点钱。”爷爷终于又开口说话。

“差好多呢。”

“差一些。”

曾祖父颤颤巍巍地从太师椅站起来,佝偻身体,慢慢挪进房间,翻弄衣物,窸窸窣窣,过了一会儿走出来,手里端一叠银色百元钞票。

“这里是一千块,先用着,不够再说。”

爷爷将烟含在嘴里,伸手接过钱,也不数,也没说谢,把钱装进皱旧的方形黑色手提包,合上拉链,放回旁边的椅子,又用手轻轻按一下,似乎皮包是个小动物,生怕它动弹。

“时候不早了,瑞熙,我们准备回去吧。”拿了钱没几分钟,他就要走。

2

那时爷爷大约五十来岁,古铜色的皮肤,上身胸背有厚实的肌肉,肩上三角肌饱满而棱角分明,撩起裤脚,露出强韧的跟腱。他喜欢穿一件猩红色背心,洗得泛白,破着洞。

家里的地散在几个地方,长山土是旱地,春天长青麦,夏天接着玉米红薯,干田不固定,有水种稻谷,没水种油菜。平缓的丘陵,中间形成洼地,地势由高到低,最矮的地方被称为“冲底”,这里的土壤最湿润肥沃,爷爷最重要的几分地就在“冲底下”。

早春燕飞,爷爷便开始下田,挖开淤结的湿泥,将青绿的水芹翻到泥底。圈出一片区域,用皿子抹平湿泥,再切分成几片长方形,在上面撒谷种,弹韧的竹篾插在水里,弯成拱形,覆盖白色塑料薄膜,做成秧苗的简易温室。

插秧是技术活,我曾跟他学过很多次,从没成功过。明明都摁进了泥里,过不了多久,又都浮起来。插秧前,田里再施一遍氮肥和磷肥,氮肥冲鼻,磷肥稍好,装在白色的编织袋挑到田边,塑料瓢舀满,直接往田里泼。

爷爷下田从不穿鞋,裤管挽到大腿,拔扯秧苗,用干谷草捆成手臂粗细的一把,箩筐装着几十把秧苗,挑远了,站在田埂上,朝空白处扔,插秧时,走到哪里都有苗。

爷爷埋头做活,极少说话,他的腰始终躬着,两腿不断朝后移,左手端秧把,右手快速地捻,捉住苗的根茎,果决地朝水里按。完成一畦才上岸,用很大的铝制杯喝茶水,用化学制剂般的“十滴水"解暑,再拿出五牛或翡翠,连抽两三支,扔掉烟头,又下了田。第一遍插过,还要补秧,一连几天,他都这样转着,看到秧苗浮起来,就立即去补。

本文地址:http://www.yxllwa.com/a/1316.html
上一篇:推荐:皮匠寨“换瓦”记
下一篇:报道:湖南衡阳:用“钉钉子精神”做好教育扶贫